網站搜尋:
•客家浪漫大道 / 美景類/ (1)有更新內容 •客家浪漫大道 / 特色類/ (4)有更新內容 •客家浪漫大道 / 特色類/ (3)有更新內容 •客家浪漫大道 / 特色類/ (1)有更新內容 •客家浪漫大道 / 特色類/ (2)有更新內容
 

客家諺語漫畫

 

 
 
連結
 
 
生活便利連結
新聞 天氣
股市 運動
旅遊 健康
郵政 火車
 

 
客家人移墾台灣的守護神-三山國王和陰那山慚愧祖師

客家人移墾台灣的守護神

三山國王和陰那山慚愧祖師

作者:黃榮洛


選擇山神三山國王為渡台守護神

客家人也和一般漢人(福建、廣東兩省)一樣,在原鄉信仰奉祀觀音、佛祖、媽祖、關、三界爺等多種神佛。依據民國十五年日本人之調查,台灣漢人的府別統計,泉州府佔百分之四十五,漳州府佔百分之三十五,嘉應州佔百分之八,惠州佔百分之四,潮州佔百分之三點六,其餘略。在道光九年重纂福建涌志,和嘉慶二十三年廣東涌志所載上述三府祠祀資料如下:

  三山國王 媽祖廟 關帝廟
泉州 7 9  
漳州 10 9  
嘉應州 5 2  
惠州 14 7  
潮州 10 4 2

前表是關、媽祖、三山國王在原鄉建廟之情形,移民決定渡台, 就選擇家鄉的寺廟神為守護神,攜帶袍們的香火或神像, 在台灣的墾地建立寺廟,或在家奉祀折求保祐,成為移民之精神支持力量。及至經濟力量許可時, 便在僑居地建立起家鄉式的寺廟 作為回報。台灣所見的寺廟,三山國王、開漳聖王、三官大帝、 保生大、天上聖母、觀音、佛 祖等大都是如此因素下建立的。筆者家廳堂奉祀的主要是:觀音、媽祖、三山國王,以大紅紙書寫如次貼於壁上:

天上聖母
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之神位
三山國王


據傳說,客家人移墾來台時,大部份攜帶如前書寫所奉祀神位的榜紙來台灣奉祀。大部份的家庭都奉祀觀音,天上聖母(媽祖)是航海之守護神,為了安全渡過險惡的黑水溝台灣海峽,更需要訴求「媽祖」的保祐 ,安全到達後,為了還願,更需要奉祀。至於「三山國王」,如前表,在嘉應州、惠州等地區都沒有建廟,僅在潮州存在兩座,如此在原鄉不大被人信仰,為什麼客家人會選上「三山國王」作為移墾台灣的守護神呢這 種選擇,是為了台灣原住民的出草或誠首習俗。因為「三山國王」是「山神」,「山神」定能制伏「山中之生番」的發想之下,而來的選擇。早期客家人入墾的地 方,建有不少奉祀三山國王的廟宇,例如彰化縣溪湖鎮的「霖肇宮」,相傳是明萬曆年間所創建。同縣員林的廣安宮是明永曆年間所建,永曆年
間所創建的肖有高雄市楠梓區的三山國王廟、高雄縣橋頭的義安宮、屏東縣九如的三山國王廟。此外,康熙乾隆年間前所建的:台中縣豐原萬順宮、沙鹿保安宮。彰 化縣員林廣寧宮、杜頭鎮安宮、鹿港三山國王廟、埔心的霖興宮、霖鳳宮。台南市三山國王廟。屏東縣林邊忠福宮、佳冬千山公侯宮、國王廟,車城保安宮等。

如上述,乾隆年代以前已經有這麼多三山國王廟之存在,正可證明客家居民不少,且民有餘財,才會建立廟宇,由寺廟之建築與財產,可察知地方經濟之榮枯。這情形與「諸羅縣志」風俗志漢俗考所載:「自下加冬至六門,客莊、漳泉人相......斗六以北客莊愈多,雜諸番而各自為俗」「諸羅土曠,漢人閒占草地......潮人尤多,厥名客,多者千人,少亦數百,號客莊」「凡流寓,客莊最多,漳泉次之,興化福州又次之」。「重修鳳山縣志」風土志亦載:「台自鄭氏擎內地數萬人來居茲地,半閩之漳泉、粵之惠潮民」。可見乾隆早期以前來台的漢人,客家人居
半之情形躍於文獻上,才會建立這麼多座早期的三山國王廟。不分年代的早晚,各縣市的三山國王廟的座數如下:

基隆市、嘉義市一、台南市一、高雄市三、台北縣二、宜蘭縣三十四、新竹縣十三、苗栗縣四、台中縣、十二彰化縣十八、南投縣四、雲林縣十、嘉義縣十一、台南縣一上局雄縣十、屏東縣二十八、蓮縣一、台東縣一。就從各縣市的三山國王廟之數字,就能察知客家人移墾台灣的大概情形。

「有三山國王廟的地方就有客家人的存在, 有三山國王廟的地方,不一定沒有客家人。」現在被視為學老人縣市的中南部:台中縣、彰化縣、雲林縣、嘉義縣、台南縣等,都存在著多座三山國王廟,就是很多客家人在這等地方生活過的痕跡反之桃園縣境,客家人約 半數之鉅,竟有一座三山國王廟。苗栗 縣可說是客家人的縣份,但三山國王廟僅四座,一座在苗栗市,一座在卓蘭鎮,兩座在頭份鎮,廣大而且甚受「番害」威脅的公館、頭屋、大湖、獅潭二二灣、南座 等地區,也沒有三山國王廟。新竹縣的湖口、新豐、竹北、新埔、關西等市鄉鎮,尤其關西、新埔曾經是受「番害」熾烈的地方,也僅有一座三山國王廟在關西鎮而 已。

又現在被認為學老人縣份的宜蘭縣,卻有三山國王廟三十四座之多,這也凸顯宜蘭縣地方, 家人入墾的遺跡。「 馬蘭誌」卷七紀人條載:「蘭 地未開時,有漳民吳沙者......寄於三貂社。......越嶺即噶瑪蘭,三十六社平埔番,散處於近港左右。相傳三貂、噶瑪蘭者,人跡所不經之,往往以化外置之。吳沙因久住三貂,間籣出與番交易,見蘭中 一片荒埔,生番皆不諳耕作,不甚顧惜,乃稍稍與諸無賴者,即其近地而樵採之。 雖剪棘被荊,漸戍阡陌之勢,番故不之禁也 ......」「 馬蘭志」卷五吞俗熟番條:「通判翟淦奉將各杜番埔,督飭三籍頭,公同杜丁......」「......該番愚昧上目為招佃詳准,分作五股,漳墾其三,泉、粵各墾其一,經於二十年間,招有佃人八百二十六名。」生番條則謂「......生番尚武勇、性嗜殺、或五六名、或三四名,潛蹤出山,伏在菁深林密之中。見行人多,則匿而不動人仃人即由其身旁而過亦不之覺若一二往過、彼手鏢極準,從背後一射,已中要害矣二壬台雖各有生番之害,惟蘭地實逼處地,其害尤甚。」「...... 復准添設叭哩沙喃及清水溝、鹿埔嶺(即頂溪洲)三隘,分別泉、粵籍募守,共十有二隘。」如上文開拓宜蘭地方是漳州人吳沙領導漳、泉二各三籍人,並說明當時 宜蘭地方「番害」特別熾烈之情形。尹章義教授著「閩粵移民的協和與對立」一文載:「嘉慶初年,以漳人為首,與泉、粵人合作入墾今頭城二且蘭一帶,其中領袖 之一的趙隆盛就是潮州釆劉厝圳水利系統中的大地主,嘉慶四S五年間因分地不均而發生粵泉人械鬥,漳人調和之,因為規模很小,隨即相安無事。此後蘭械鬥不已籍人互有分合,都是因利害關係而分類械鬥,沒有專因籍貫不同而起釁相鬥的。」


宜蘭縣的開拓,漳人吳沙領導之下,漳泉客三族群合作分工,客家人方面由大地主趙隆盛為領袖,所以能有客家人大量入墾,由於熾烈的「番害」,又因領導人是潮 州人士,所以較慢入墾的宜蘭地方,建立了三十四座三山國王廟。如此情形和竹東地區的竹東鎮、橫山、芍林、北埔、峨眉等鄉,由惠州人為地方領導人,就建立多 所三山國王廟的情形相仿。但屏東縣客家人,多數是嘉應州人山國王廟之建立,是在較早的入墾時期。如此可以推察早期客家人的入墾台灣,為 了「番害」,不分嘉應州、惠州、潮州府別,都以山神的三山國王 為守護神。但嘉慶、道光以後,開墾成功,杜會結構已成形,杜會成為多元化,不但繼續要防「番害」,也要防「病害」,以及「求財」,關心人「生、老、病、 死」等等複雜問題。

隨著台灣的開發進展,人口增加,自然的佛教徒也增加,嘉慶道光年間,齋教傳入台灣,依據民國八年台灣總督府之調查,台灣共有寺廟三三二一座(宗祠祖廟、小 祠除開),齋堂卻有一七二座,在眾多寺廟中別樹一幟,其所擔任之角色,自有能力因應杜會的需要。客家人居住的地方,建廟宇也漸多元化,不再是只防「番 害」。
苗栗三山國王廟後的龍神

客家人移墾台灣,受到最大的打擊,是道光六年的閩客械鬥,在彰化東螺保睦座,客家人李通偷 了學老人黃文瀾的一條豬,惹起閩客殘酷的大械鬥,互相焚殺,不顧正邪曲直,附和苟同,幾乎成為西部台灣的全面互殺,客家人就被驅逐離開肥沃的西部乎原,赤 身跑到貧瘠又須冒被誠首危險的桃竹苗地方避難,重新開墾求生。以後,在道光十四年,咸豐五年也相繼發生了閩客的械鬥。到此客家人才恍然大悟的知道,在台灣 生存,不只防「番害」就可,另有比番害更嚴重的災禍。

閩客械鬥,客家人不但被殺戮,產業亦被強奪,客家莊受到毀滅性的打擊,其害和原住民的出草戟首相比,誠如小巫見大巫,賊首之害僅失去幾個人頭而巳,而學老 人的害卻是「滅種」之威脅,於是客家人想到「媽祖」「義民爺」和「三界爺」之存在。「媽祖」原屬於學老人,「義民爺」是和異族(大部份是學老人)交過戰的 義士忠魂,想透過學老人的「媽祖」和「義民爺」諸神,阻止學老人侵害的無奈祈求,所以客家人對「迎媽祗」,和祭祀「義民爺」,都有特別狂熱的表現。筆者還 記得少年時的「迎媽祖」競賽上各家莊表現近乎到瘋狂的地步。「義民爺」的中原祭典上各家人至今也表現虔誠,全力以赴,各地所建的分廟也多到二十餘座之多。 客家人的這種種表現,應是閩客械鬥所留下的信仰習俗。也是桃園縣沒有三山國 王廟的原因之一吧

三山國王,在原鄉不大被重視上各家人移墾台灣,為了防「番害」,不分府別特意選擇三山國王山神為拓墾的守護神,早期受到熱烈的信奉。但隨著台灣的開發,生 活的多元化,信仰也多元化,加上道光年間閩客大械鬥的悽慘打擊,較遲開發的地方,顯然的對建立三山國王廟有漸減之傾向,由嘉應州籍人士領導的地區尤甚,例 如苗栗縣,也不兔受到「番害」的輕重有關。

所以三山國王廟,在台灣的消長,和開墾之早晚,墾民的原鄉別,番害的輕重,社會和信仰的多元化, 道光年間的閩客大械鬥,以及義民廟的成長等都有關 連。在原鄉潮州僅兩座廟的「山神」,在台灣一地卻成長到百二十餘座的廟宇,如果道光年間沒有發生閩客大械鬥的話,不知要出現多少座客家人沒有意料到, 會毀滅客家人生存的族群,並非出草戟首的原住民,竟是由大陸同來的學老人上道個械鬥大事件之後,對客家人建立守護神廟的選擇,投下了不少影響。不諱言說山國王廟的存在,提供台灣客家人移墾的歷史資料,有很 大的貢獻

護國安拜三山國王

南投縣的陰那山慚愧祖師

南投縣的地形,和桃苗地方相仿,平地不多,多為崎嶇的 竣嶺山地二曰時不少原住民居住,漢人移墾來台,入墾於南投地區時,和原住民多所接觸,遭受「番害」的墾民不枚舉,明鄭參軍「林圯」開拓竹山一帶時,亦遭遇原住民的抗拒而壯烈犧牲的事蹟膾炙人口,軍隊也遭受「番害」,由此可知一般墾民的受害程度。

劉枝萬著「南投縣風俗志」記載:「陰林山得道慚愧祖師」,是「素以防番功能而著稱」,這和為防「番害」而奉祀的山神三山國王相仿。這位祖師是原奉祀於現今 南投縣鹿谷鄉鹿谷村的「祝生廟」,即昔稱大坪頂漳雅莊。 依據「雲林縣采訪班」沙連堡一章,寺觀條祖師廟:......一在大坪頂漳雅莊,祀陰林山祖師。七處居民入山工作,必帶香火。凡有兇番出草殺人,神示先兆,或一二日,或三四 日,謂之禁山,即不敢出入。動作有違者,甯陞番所殺。故居民崇重之,為建祀廟,光緒十九年,莊董黃諜倡捐修建。」大坪頂漳雅莊的「陰林山袒師」,對防番 害功能特別靈驗,在此地七處居民,入山時必帶其香火二逼個廟宇,於光緒十九年,由莊、董、黃等姓人士倡捐修建。這「陰林山祖師」的「林」,就要讀為「ㄋㄚˇ
(那)。因為防「番害」功能著稱,不但南投縣境居民篤信「陰林山祖師」,傳說昔時中路統領吳光亮,於光緒元年,帶兵進駐竹山、鹿谷一帶之時,亦入鄉隨俗, 崇拜有加,以後奉命開闢中路(俗稱八通關)之時,也為穩定軍心,帶了陰林山祖師去奉祀,可以說一一愆位「陰林山祖師」,在台灣中部的開拓史上,和學老人的 開漳聖王、客家人的三山國王一般,貢獻不少神威。

這位「陰林山祖師」,地方人稱為「陰林山慚愧祖師」,或簡稱「慚愧祖師」,劉枝萬的「南投縣風俗志」,則稱為「陰林山得道慚愧祖師」,依據竹圍仔祖師公廟 的傳說是:「祖師公生於福建省平和縣陰林山,父姓潘名達,母葛氏,為人忠厚,被鄉里所推崇,生三子,長子達孔、次子達德 、子達明,均自幼習文練武,達明尤擅長醫術,曾治癒皇太后有功」。但也有人懷疑是林爽文,因為「陰」解作「陰
間」,「林」是指林爽文,「慚愧」就是指抗清失敗而慚愧之意。也有人指於「番害」的林妃,其理由相仿,仍以「陰」指「陰間」,「林」是林圯,「慚愧」就是
指拓墾末成而遇害之故。

這位「陰林山慚愧祖師」的香火鼎盛,不輸「義民廟」,其分祠廟也很多,筆者所知的就有:南投縣境內鹿谷村之「祝生廟」是本廟之外,另有「靈鳳廟」「靈光 廟」「福興廟」「長興寺」「鶴山廟」「鳳凰山寺」。南投鎮有「慶福寺」「祖師公廟」。中寮鄉則有「天隆宮」「慶安宮」「永安宮」「長安廟」、和另二座「祖 師公廟」。魚池鄉有「龍鳳宮」「靈池宮」「福順宮」「加德宮」「養龍宮」「受福宮」。埔里鎮有「福同宮」。竹山鎮有「三圓宮」二草屯鎮有「永安宮」。水里 鄉有「雲天公」。外縣:台中縣東勢鎮有「濟安宮」,嘉義縣大杯鄉有「佛方宮」,奉祀都十分熱烈。

這位「慚愧祖師」是何神在吳子光著的「一肚皮集」有所提及。「一肚皮集」卷六有章「夢遊陰那山記」:「渡松江而南,入山村三十餘里,有峰屹然矗立雲表,日陰那......中闢蘭若一區,極宏敞,固慚愧祖師道場也。裨官家言祖師姓潘,名了拳,與閩僧定光佛為甥舅......」,如此可知,慚愧袒師就是「了拳和尚」。

查「光緒嘉應州志」(溫仲和纂修)卷二十八「方外」條:列有祖師了拳的傳記:「了拳,陰那開山祖,俗姓潘,別號慚傀,閩之沙縣人二兀和十二年丁酉三月二十五日生,初生左拳曲,因名了拳,彌月,一遊僧至,父抱兒示之,僧書字于其拳,指立伸,更名日了拳。幼穎悟,不茹葷,年十二,喪父母,依于叔母,不能容。十七,去潮之黃砂杜車上村(今大埔縣地),依騖婦游氏為母,日與牧童登赤厥嶺,曠視如有所得。令放牛山麓,拳以杖畫地,牛不他逸,或以烹魚啖之,受而投諸水,魚復活......爰陂芒洲岡之巔,西望陰那五峰蟬聯,聳崎雲表,神
賞者久之,便欣然欲往......住陰那三十餘年,一日語其徒日:從前佛祖皆宏演法乘,自便以渡:人,我未能也,心甚愧之,圓寂一後,藏我骸于塔上昌顏其額日慚一愧......』語畢,端坐而逝,時懿宗咸通二年辛巳九月二十五日也」

如文說明慚愧袒師就是了拳和尚,出生於福建省沙縣,出家得道於廣東省嘉應州陰那山寺廟。因為廣東省嘉應州等地來的人士都知道「了拳和尚」之存在,就將陰那 山靈山寺的香火,帶來台灣南投鹿谷奉祀,因為防「番害」顯靈驗,就被南投縣境內住民接受信仰,不但被廣分杳火去建立分香廟上各家人的中路統領吳光亮,因為 是廣東省人之故,大陸上已聞「陰那山慚愧祖師」之典故,才會篤信,奉祀為開路的守護神。

客家人移墾南投縣地區,筆者手頭沒有詳盡的資料,但日據明治三十四年(光緒二十七年,一九○一年)的台中縣管下居住民族調查表,所載南投辦務署居民籍貫和戶口如下:
泉州人 漳州人 廣東人 熟番
578戶 9,787戶 472戶 688戶
2547人 42758人 2320人 3515人

前表所稱熟番是平埔族,廣東人就是指我們客家人。可見當時入墾南投地區的客家人有二千餘人。「陰那山慚愧祖師」香火,可能由群 客家人中,帶來大坪頂漳雅莊,漳雅莊之莊名就是漳州人的莊意上道和昔日新竹市的客雅溪名的來由同意。因為慚愧祖師生於福建省沙縣,所以容易被漳泉州人接 受。南投縣境也有防「番害」的四座三山國王廟,即南投鎮「福山宮」(光緒二年創建)、鹿谷鄉「受龍宮」(道光二十五年創建一、魚池鄉「慶隆宮」(光緒十四 年創建)、「三聖宮」(末詳創建年)。慚愧祖師的「祝生廟」是道光九年創建,比三山國王的「受龍宮」旱幾年建廟,建廟要民有餘財,這可能是防「番害」很靈 驗而受到不分族群的廣大民眾的信仰結果,客家人的中路統領吳光亮,也選擇慚愧祖師為築路的守護神,就能察知南投地區當時的民眾口了。客家人移墾台灣為了防 「番害」,繼山神三山國王之後,另又出現 了陰那山慚愧祖師。



轉載自《客家雜誌》第十八期

 
精彩影音
半山謠-(陳淑姬/陳忠義)

 
 
站長推薦

 
 
 
 
 

 

 

客家世界網 版權所有 2010 Hakkaworl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台北市長安東路二段189號2樓之5
TEL:0227214242 FAX:0227772493 E-mail:bertchen@hakkaworld.com.tw
郵政劃撥帳號:50178933 戶名:陳淑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