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搜尋:
•客家浪漫大道 / 美景類/ (1)有更新內容 •客家浪漫大道 / 特色類/ (4)有更新內容 •客家浪漫大道 / 特色類/ (3)有更新內容 •客家浪漫大道 / 特色類/ (1)有更新內容 •客家浪漫大道 / 特色類/ (2)有更新內容
 

客家諺語漫畫

 

 
 
連結
 
 
生活便利連結
新聞 天氣
股市 運動
旅遊 健康
郵政 火車
 

 
山歌裡表現的客家婦女

山歌裡表現的客家婦女      

山歌裡表現的客家婦女

 

作者:古國順


山歌緊唱心緊開,井水緊打泉緊來。的確,山歌是客家人在辛苦的工作中最好的精
神慰藉,也是茶餘飯後的最佳娛樂。因為它不受時空限制,也無須特別訓練,不論
耕種採樵,晚上白天,即興唱出,韻味天成,好韻能興千百業,好歌能解一身勞,
不僅自娛,也可娛人。正由於山歌能解胸中瑰壘,所以內容自然與生活血肉相連,
我們從山歌裡,當不難想見客家人生活的一般。

山歌無妹唱晤成
客家山歌最出名,條條山歌有妹名:條條山歌有妹份,一條無妹唱唔成。上面這首
歌正好說明了山歌內容的特質,因為里巷歌謠,多道男女之情思,從詩經國風以來
便是如此。最常聽到的山歌是這類的:遠遠看妹飛飛來,不高不矮好人才:不高不
矮人才好,放撇人工連到來(其一)。思念阿妹千百番,一日唔得一日完,上晝唔
得下晝到,下晝唔得日落山(其二)即使出自女子之口,如:「郎今走哩妹艱辛,
日裡無雙夜單身」,也不離郎呀妹的。相傳有一群撿柴阿妹,見一位斯文的秀才在
路上獨行,仗著人多勢眾,便主動以仙歌挑逗他,這秀才大概平日不唱山歌,竟無
以為答,最後被逼急了,只好唱了「雲淡風輕近午夭」應付,那群女子聽了便唱道
:「月出東方日落西,妹唱山歌哥試詩,雖然詩句說得好,卻無哥來又無妹。」從
最後畫龍點睛的一句可以了解到,應該是有哥有妹的山歌才是有情味的呢!正由於
山哥多半不離妹,所以從中可以推想客家婦女的形象和心聲。

山歌緊唱心緊開,井水緊打泉緊來。的確,山歌是客家人在辛苦的工作中最好的精神慰藉,也是茶餘飯後的最佳娛樂。因為 它不受時空限制,也無須特別訓練,不論耕種採樵,晚上白天,即興唱出,韻味天成,好韻能與千百業,好歌能解一身勞,不僅自娛,也可娛人。正由於山歌能解胸中槐壘,所以內容自然與生活血肉相連,我們從山歌裡,當不難想見客家人生活的一般。

無同哥聊心唔休-追求愛情的天真
山歌唔唱唔風流,豬肉唔煎唔出油;梧桐落葉心唔死,無同哥聊心唔休。這首歌,
表現了女性追求愛情的天真。本來少女懷春;追求愛情是天經地義的事,尤其客家
女性成天在山間田野裡工作,大自然中的蟲鳴鳥叫,物換星移,無一不可牽引情思
,因此只要有人起唱,便很容易引起回箏,頃刻間,此起彼落,山鳴谷應,歌聲洋
溢,這當中,又以男女對答的歌最有韻味。下面例子,是一名男子遙望對面山崗一
群採樵姑娘,心生愛慕,先以一首問路,所引起的一連串唱和:

一、滿山樹子條條長,唔知那條好做樑?一陣妹子個個好,唔知那個較情長?
二、禾畢細細屋上企,又想食來又想飛;燈草拿來織細布,上機唔得枉心機。
三、日頭唔出月唔光,大暑唔到休唔黃:阿妹今年十七八,焦般ㄢˇ大唔連郎。
四、身著白衫件件新,裙短衫長腳更清;你今可比雲下日,陰陰沈沈熱死人。
五、樹頂鳥子叫哀哀,只因無雙到裡來:蝴蝶採花花了死,山伯因為祝英台。
六、新作田勝唔敢行,新交情人唔敢聲;拿枝腳鋤分哥使,開條路子分妹行。
七、紋銀花邊無八成,我今問妹麼個名?我今問妹名麼個?問好姓名正來行。
八、長田行過係大坪,請郎猜想妹姓名;腳上一踏係妹姓,身上一摸就妹名。
九、一雙單一地無奇,綠竹出尾想到哩:白攀落缸我醒水,陳三細妹就係你。

以上第一首是以眼前景起興,探問那個姑娘較有情。第二首是其中一名女子的回答
,雖然直斥對方枉心機,但有了反應就是有一分心意了,於是男子唱出了第三首。
第四首中,女子並未正面表態,但也有進一步的心意了。於是男子便坦白的說因為
無雙到裡來,求偶的心跡非常明白。但女子是個謹慎的人,她希望先了解對方的身
分,以免與本族人打情罵俏起來,所以要求「開條路子分妹行」。而晃方也正有此
顧慮,所以也想先問姓名。女的不願直說,所以採用謎語方式:腳上一踏就係塵,
(諧音陳):身上一模就係衫,(諧音三)。男方的才智畢竟不差,所以從容的說
出這個謎語無奇,他已「想到」了,已「醒解」了,原來妳就是陳三妹。

山歌多半是唱來消勞解悶的,但這類歌詞流傳不少,我們固然不能否認其中有些只
是遊戲之作,但也不能否認其中含有真情,因為山歌唱出大家聽,假假真真,免得
尷尬,若仔細思量,這種追求愛情的方式豈不顯得更為天真。

生死都在你面前-表現愛情的堅貞
定交的男女,講究的就是愛情的堅貞。這類的山歌也極多,請聽:「莫斷情來莫斷
情,別擠唔當恩(我們)兩人;葵花有心來向日,那有私心想別人?」這是男的告
訴女友,心中只有妳,沒有他。女方聽後即答:「阿哥有心妹有心,鐵尺磨成蛌
針;阿哥係針妹係線,針行三步線來尋。」以喻彼此如針線相連:水不分離!又如
:「桃花開來李花開,打生打死都愛來:生時同妹共床睡,死後同妹共棺材。」「
生愛連來死愛連,生死都在你面前:金線拿來做繡球,拋來拋去在身邊。」這種死
生不渝的承諾,愛得多麼堅貞!

熱戀中的男女,互相饋贈正是禮輕情重的表現,嚕炙人口的「送金釵」,就是演唱
多情的財主哥送給情人阿乃姑十樣檔物的故事,當金釵、包頭烏巾、涼水粉、胭脂
、金字黃呢懊、袙u、金銀禁指、羅裙、剪刀利鏡、蛌嵹w,每送一樣的時候,阿
乃姑都唱道:「你愛轉轉來!」其喜悅之情,表露無遺。有一首送扇的山歌:「新
買支扇子七寸長,一心買來送情郎;囑付阿哥莫丟撇,兩人睡眠好撥涼!」還有「瓜
子仁」:「一盤瓜子三十雙,手中包來手中藏:想送奴情哥,食到瓜子想到娘。
」「一條手巾三尺三,上繡芙蓉下牡丹……一心繡來送情哥……」都表現得情意
綿綿。

兩人共蒔一坵田-表現勞動耐苦的精神
在許多文學家的筆下,客家女性都是勤勞、耐苦、能幹、堅強、獨立、溫柔、美麗的。客家女性無不視勞動生產、分擔家計為天職,也因為勞動,所以身體健康,富自然之美,自古以來客家婦女從不纏足,即便被人譏為「大腳婆」,也毫不在意, 這在漢族婦女發展史上,真是值得大書特書的。客家婦女除丁織布洗衣煮飯看顧小孩之外,男人做的粗活,也照樣分擔,無論蒔田、割禾、挑秧、摘棉,樣樣來得。
「思戀歌」裡說:「打扮三妹來蒔田,阿哥蒔粘妹蒔糯,兩人共蒔一坵田。」說的就是蒔田。「新作田滕雙面光,阿哥蒔田妹挑秧:朝晨出門到暗轉,肩頸不痛腳也軟。」說的是挑秧的辛苦。屏東一帶流行的「苦力娘」歌說.「頭更割禾冷露打, 苦ㄚ!二更棒穀上壟埃,苦力娘!吂得捱郎轉回鄉!」更陳述了婦女獨立支撐家計的辛勞。至於採茶、養豬、餵雞鴨,當然更不在話下。

阿哥出門去過番-表現堅強獨立的精神

在大陸原鄉,客家人居住之地總是田少山多,謀生不易,加上地處沿海,所以促成
向海外工作或移民的風氣,無論到南洋、到台灣,都稱之為過番。客家婦女平日的
工作,可以說是家事全包:農事分擔一半,但是當男人過番,或長期出外做工時,
農事也全包了。山歌裡有許多妻子送文夫出遠門的歌詞,例如:「阿哥出門去過番
,阿妹送哥在後行:干山萬水難見面,還隔重洋轉來難。」「一送僱郎出廳堂,手
點清香拜袒堂,一來保護茶價好,二來保護賣茶郎。」「送哥送到五里享,再送五
里難捨情,再送五里情難捨,十分難捨有情人。」也有情不自禁,希望丈夫改變心
意留在家裡莫出門的,甚至希望天公下大雨,留丈夫再宿一夜的,像:「豬油茶油
都係油,番片屋家一樣有:那有那哥唔愛妹,那有哥走妹唔留。」「保護天公落大
水,留得僱郎歇夜添。」這類山歌一方面顯示了客家男人出外謀生情形之多,另一
方面也說明了當這些男人出外以後,家裡生活重擔就落在婦女身上。離情依依,乃
人之常情,而長期的等待和家庭生計的獨持,則充分顯示出婦女堅強和獨立的特性

十八女嫁十歲郎-表現婚姻現象
憑媒正娶是客家人最普遍的婚姻現象,即使是兩情相悅,也是非媒不得。但舊時杜
會,也有其他幾種倩形:一是指腹為婚,二是攬「細薪臼」(抱童養媳)三是攬「
等郎妹」。前二者為一般人所熟知,不必詳說,所謂等郎妹,就是沒有生男兒之前
,先抱養一個女孩子,一方面是指望長大了可以增加工作人手,一方面是指望生
了男孩長大以後,可以做兒媳婦,這種婚姻都是女大男小,聽說差上十幾歲的都有
。相傳有個等郎妹,她的小丈夫只有十歲,常嘆芳華虛度,怨氣無處訴,便唱了一
首山歌:「十八女嫁三歲郎,哺哺夜夜欖上床:那唔看在爺娘面,三拳兩腳打下床
。」那知山歌被隔壁叔婆聽見,也唱了一首勸解她:「隔壁嫂子汝愛賢,照顧丈夫
三五年,初三初四娥眉月,十五十六月團圓。」這位婦人那裡聽勸,隨即回應:
「隔壁叔婆汝唔知,等到郎大妹老哩;等到花開花又謝,等到團圓日落西。」這種
婚姻現象,在我國許多地方都有,而客家人則在山歌裡流傳了下來。


怎得子大孝爺娘-生兒育女的艱辛
生兒育女的艱辛,是天下母所共知的,但也因著貧富的不同,差異極大。在醫藥不
發達,物資缺乏,凡事靠勞力的昔日客家杜會,要拉拔一個孩子長大,其可說是諸
苦備嚐了。流傳的度子歌中描述的就是這種典型,分析起來,主要有以下幾點:一
是醫藥不發達,造成生育和養育之苦:「有福之人就來供子,得人介雞酒香,無福
之人就來供子,得人介四塊板。」「若是頭燒額又痛,淒淒瀝瀝到天光。」二是貧
窮和物資缺乏造成養育之苦:「三朝七日就無奶食,朝朝夜夜愛飼糖。」因為沒有
奶粉,也買不起任何嬰兒食品。三是勞動兼帶小孩所受身心之苦:「遇到介屋家子
嫂多,也係來手腳少,又愛柴僱又愛草,又愛蕃薯豬菜轉家堂,背籃擔來上山岡
,將子背等在背囊,……轉到屋家就屎隔尿,尿到阿母就一背褒。」同樣是生兒育
女,現代婦女顯然是幸福多了。以前沒有紙尿布,也沒有特製的尿布,全用大人的
破衣服,下雨天涼不乾,不乾又沒得換,怎麼辦?又沒有柴草可烘,據先母說,睡
覺時只好把乾的地方給孩子睡,自己睡濕的,並把未乾的尿布墊在底下,用體溫加
熱,以便替換。教兒經裡所說的「移乾就濕磨娘身」,字字都是事實約寫照。

山歌是生活的反應。以客家山歌之富,可資探究的極多,以上隨筆幾例,聊助茶餘
飯後笑談之資,有心人士,或可繼組作更深廣的探討。最後還想說明兩點:首先,
以上所談的以台灣來說,至少是四十年以前舊杜會的現象,隨著時代的變遷,如今
已大大不同了,但我相信客家婦女的許多優點是永遠存在的。其次是這些山歌,仍
大量留存在老一輩人的記憶中,如果有人去採訪錄音,然後轉換成文字,應該是件
很有意義的事。

(作者為台北師院語文系主任)
轉載自《客家雜誌》第二十四期

 
精彩影音
半山謠-(陳淑姬/陳忠義)

 
 
站長推薦

 
 
 
 
 

 

 

客家世界網 版權所有 2010 Hakkaworl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台北市長安東路二段189號2樓之5
TEL:0227214242 FAX:0227772493 E-mail:bertchen@hakkaworld.com.tw
郵政劃撥帳號:50178933 戶名:陳淑姬